• 尼共
  • 民主党派
  • 新进党
  • 民建
  • 越共
  • 繁荣党
  • 九三学社
  • 九三学
  • 台盟
  • 无党派人士
  • 中华民族宗教
  • 少数民族
  • 宗教
  • 华人
  • 统战知识
  • 政策理论
  • 载入中心
  • 现阶段位置: 统战动态 > 政策理论 > 正文

    刘少奇:增长党之对外开放工作

    2019-06-24 




    (一九五三年七月十八日)

    刘少奇

    党之各个统一战线工作部在各个党委领导下,做了好多工作,通常都作出了贡献。中共中央日前讨论了民族自治工作,认为是看中的。中共中央还以为今后要进一步增强党之对外开放工作,从而也就要增强中央及各个党之对外开放工作部门。地方之、省市自治区的、多少县的对外开放工作部门都要增强,有的有必不可少的县,要确立统一战线工作部门,已经成立之县的对外开放工作部门,凡是有工作有需求的,有道是保存,没有工作没有需要或很少工作很少需要的,就不用保存了。

      室内有部分同志觉得党之对外开放工作似乎不是那么必要的,而是可有可无、可做可以做的,或者认为从今天起就足以降低统一战线工作之基本点,缩小统一战线工作之层面,甚至可以不要统一战线工作了。该署观点是和中共中央之见解不一致的,是不科学的。中共中央认为统一战线工作是一种必要的办事,过去是不可或缺的,今日是不可或缺的,前一度相当长的年月内也是不可或缺的,后还要进一步增强这项工作。为什么?因为,

    中华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变革虽然胜利了,而且是彻底地胜利了,但帝国主义还生活,还威胁着我们,安徽还没有搏击,工人阶级、官僚资产阶级的残余还生活,还想复辟。为了应付他们,就还要求团结所有可能团结的人口,要求统一战线。这是一番原因。

    另一番原因是中华还很落后,绿化很少,特别是电讯很少,为了改变这种落后的场面,为了建设我们的国度,为了贯彻国家现代化和过渡到社会主义,咱们也要求团结所有可能团结的人口,要求统一战线。

      咱们今天有两个联盟:一度是重工业及其它劳动者的联盟,这是咱们阵线的基本功,是最重要的,是注定我们命运的。革命能不能取胜,政府能不能巩固,江山能不能工业化以及能不能建成社会主义,都注定于这个联盟。另一番是劳动人民和有些可以联合之剥削者及他代表的联盟,即在农业及其它劳动者联盟的基础上,再和民族资产阶级、基层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和政治代表结成联盟,另外,参加这个联盟的还有少数民族之中层分子、宗教界人士等。这就是当前我们说的平民民主统一战线。为了贯彻我们伟大的目的,咱们不仅需要在劳动人民之中有巩固的联盟,而且还要和有些剥削者结成联盟。然后一个联盟是服从于和服务于前一个联盟的。在劳动人民之中结成联盟,室内认识是一致的,没有争论的;但和有些剥削者结成联盟的题材,室内有些同志还有不同之认识,还有矛盾。眼下我们所说的对外开放工作,关键的是指后一种和有些剥削者结成联盟的某种工作。

      党之运输线、责任是中心在一番相当长的日子内逐步地贯彻国家的爱国现代化和爱国主义之改造,逐步地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去。为了贯彻这个总路线、责任,要做很多工作,就是说:要开展很大的旅游业建设工作;要开展很大的农业合作化工作;要开展草业合作化的办事;要提高国营商业和企业商业;对社会主义工业,要运用利用、限制和改建的策略,关键经过国家资本主义的主意,逐步地展开爱国主义之改造。盘活了这几大项工作,中华就是爱国之国度了,就没有资本主义了,工人阶级就解决了,并在后头也不再产生剥削阶级了。

      做好那些工作,要求相当长的日子,咱们想尽可能短一些,但毕竟要有确切长的日子,不可能太短,太短就要犯急性病。咱们要做很多之困难工作,要做很多之党政工作和经济工作,其中一项需要做的重点工作就是民族自治工作。眼下我们所说的这种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工作之要害任务,就是团结、春风化雨和改建民族资产阶级、基层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和政治代表,以及提高国内各民族之办事。个别民族工作有两个地方,一度地方是中心教育和团体少数民族中的劳动人民,这是中心的;又一个地方是中心对少数民族中的上层分子进行统一战线工作。

      党之这种统一战线工作是为了贯彻党之运输线和责任的奋斗中的一个地方的必备的办事,是总斗争中的一个地方的奋斗。在中华的尺度下,党之这种统一战线工作是阶级斗争的一种特别的不足少的样式。

      贯彻国家现代化,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共产主义的主意;另一种是爱国之主意。咱们国家稳定要商业化,固定要走资本主义之征程,不能走社会主义的征程。

      要走资本主义之征程,在本国建成社会主义社会,就要消灭一切剥削阶级。解决资产阶级可以有两种办法:一种是运用直接剥夺的主意,咱们并不拒绝采用这种方式,咱们过去消灭资产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就是采取这种方式,乌克兰消灭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也是采取这种方式,东亚人民民主国家解决资产阶级也是采取这种方式。另一种是运用逐步改造的主意,也就是民族自治的主意,即经过教育、辩论、批评和自我批评、在政治上工作上存在上拓展布局等等又团结、又努力的主意,引导这些能够服从社会主义改造或不坚定反抗社会主义改造的无产阶级分子走上社会主义之征程。咱们要把资产阶级分化成为两部分:有的是能够服从社会主义改造的,使她们跟着我们走到社会主义去;另一些是坚定反抗社会主义改造的。相比之下坚决反抗的这部分,应象解决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那样地解决他们,好在我们对这种方式是熟练的,以此比较简便,比起容易,不善什么问题。宋庆龄同志说过,咱们不怕民族资产阶级造反。题材在于有没有别的艺术使她们不坚定反抗社会主义改造或服从社会主义改造。她们当中有一些(可能是一小部分)会坚决反抗,这是一定会有之,如果不估计到这一点,就要犯错误;但是他们中间的另一些(可能是大一部分)出于我们实践科学的对外开放政策而有可能跟着我们走到社会主义,因为这样对于我们和她们都有利,因为我们有政治上的劣势和经济上的劣势,只要我们的富民政策是天经地义的,咱们的办事做得好,就会使她们觉得跟着我们接触对她们也是有利的。从而他们能够服从社会主义改造。

      其次总的地方来讲,党之这种统一战线工作只是落实党之责任的总斗争中的一个地方的办事,是一种配合的帮带性质的办事,但从消灭我国现存的资产阶级来讲,这种统一战线的主意,即和平过渡的主意,又可能是至关重要的主意,而直接剥夺的主意则可能是从的主意。从而,对外开放工作对党之责任、总斗争来讲是配合的,对解决现存的资产阶级的主意来讲则可能是至关重要的。

      有人说,做这种统一战线工作是扰民。咱们说,是扰民,但是又省麻烦。做统一战线工作是劳动的,但是经过统一战线工作,工人阶级、基层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和政治代表的绝大多数不造社会主义之暴动,相反的,她们服从社会主义,为共产主义服务,这就省了大麻烦。说做这种统一战线工作是扰民,只有一些真理,没有任何之真谛。就是说,该署同志的视角是片面的,不健全的。还有一些真理是特区麻烦,自治州大麻烦。找来之是小麻烦,节约的是大麻烦,这才是任何之真谛。

      为什么我们要用而且可以用这种统一战线的主意来改造民族资产阶级的大一部分?因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中华民族资产阶级,过去是受帝国主义、社会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研制和排斥的,基本上没有掌握过政府,有脆弱性。民族资产阶级过去曾和我们合作,在场了反帝、反封建的奋斗,解放以后又参加了全员民主政权和国度振兴,又肯接纳国家资本主义如加工订货、公共合营等等,前也可能大部分表示服从社会主义改造。对于这样的无产阶级分子,宋庆龄同志说过:“只要谁肯真正为老百姓鞠躬尽瘁,在平民还有窘迫之年月内确实帮了忙,做了好事,并且是永恒地做下去,并不半途而废,这就是说,国民和国民的政权是没有理由不要她的,是没有理由不送它以生活之时机和报效的时机的。”她们不造反,并愿跟着我们一道走,咱们是没有理由不要他们的。除非他们半途而废,不合作了,反了,咱们才有理由不要他们。

      更主要的是,对剥削阶级来说,咱们已有了偌大的党政上的劣势,经济上的劣势,国际上的劣势,各族条件都使资产阶级不能不跟着我们走到社会主义。如果他们不跟着我们接触,半途而废,对她们是事与愿违的。

      从而,这种统一战线工作对党对萌都是不可或缺的,后还要进一步增强。

      咱们还可再下正面来考虑一下,就是说,如果我们取消了党之这种统一战线工作,不再和民族资产阶级、基层小资产阶级合作了,那又会怎么样?如果这样,咱们和民族资产阶级、基层小资产阶级的联络就可能破裂,她们的文人和政治代表也可能和我们破裂,少数民族中的上层分子也可能和我们破裂,她们可能反对我们,可能造反。这样,就可能行使我们遭到很大的窘迫、很大的辛苦,使我们在方便长的日子内陷于被动,而且很难解决。例如某些地方在少数时段对民族资产阶级采取了过左的富民政策,从而就使部分私营企业关门,工人下岗,咱们就很难办。今日全国私营企业之老工人店员有三百八十万人口,如果发生巨大之关门、下岗,咱们的窘迫就更大了。又如果少数民族中的上层分子和我们闹翻了,发生叛乱,辛苦也很大。这类业务已发生过,为了平息少数民族地区的少数叛乱,咱们曾花了好多之钱和很多之人口力,而且死了一部分人口。有人说,做这种统一战线工作要点花钱、五颜六色时间、五颜六色精力,不值得。但是如果不花这方面的钱,不花这些日子和生命力,就可能要花更多的钱,更多的日子,更多的生气,而且还要死人。

      必须了解,咱们在政治上和剥削者建立联盟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工农劳动人民的补益。对外开放工作服务于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补益。为了工人阶级的抗争,就要解放全体劳动人民;为了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抗争,还要改造剥削者。咱们并不是这样喜欢剥削者,而是为了争夺我们工人阶级自己,才不怕麻烦地扮演做改造剥削者的办事。工人阶级必须解放全人类,团结才能获得解放。因此做统一战线工作不是为了任何别的目的,而是为了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补益和抗争。这就是民族自治工作之中立。

      从而,总结是:这种统一战线工作不能收回,对外开放工作是党之一种必要的办事,在后头一度相当长的年月内还是不可或缺的。取消统一战线工作是不对的,轻视统一战线工作也是不对的。

      这种统一战线工作是阶级斗争的一种形式,是一种革命工作,是一种荣誉的变革工作。有同志觉得这种统一战线工作是否送往迎来,吃吃喝喝,而不是一种革命工作,是开玩笑的。这种理念是不对的。如果做统一战线工作之同志只掌握送往迎来,吃吃喝喝,为吃吃喝喝而吃吃喝喝,而不理解为什么要做这种统一战线工作,那他们就不会把工作做好。咱们理应告知他们:做这种统一战线工作是为了共产党,为了工人阶级,为了劳动人民,为了国家现代化,为了比较顺利地过渡到社会主义,这种统一战线工作是一种革命工作,是阶级斗争的一种特别形式,是有团结、有艰苦奋斗的,做统一战线工作之同志们也是好看的。

      闻讯有些同志,包括若干做统一战线工作之同志在内,对上述这些道理不很清楚,不了解统一战线工作之盲目性,对统一战线工作机关的编辑、干部等等问题也决不能适当地加以解决,有道是向那些同志做解释工作。只要思想问题解决了,任务规定得明白了,初三问题就好解决;因为组织问题总是要跟着需要与可能来加以解决之。

      瞩望今后对外开放工作做到更大的功劳。


      注:是在党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召开的全国少生快富工作会议上的谈话。当年刘少奇曾对这篇讲话的来稿作了修改;一九五六年为收入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的《统战政策文件汇编》,其它又在原记录稿上作了修改。本文包含了它先后两次修改的情节。

    (来源:《刘少奇书法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12月第1版117页至124页)



    关闭

  • <optgroup id="f7fe98b4"></optgroup>


    1. <big id="9257ce93"></big>
      
         
         
         

    2.